奔放的桔子

“红色好吃”苹果果然好吃

奔放的桔子 header image 4

归档于“桔子故事”的文章

鼠雀大战

2007年10月26日星期五 · 4条评论

鼠年还没到,鼠辈主题已被炒得火热,最近看了《料理鼠王》,想起上个月目睹的鼠雀大战,放上来供大家观赏。

鼠是松鼠的鼠,雀是麻雀的雀。题目让人想起十多年前的电视游戏《松鼠大战》,但其实松鼠并没有挑麻雀的衅,麻雀也没有找松鼠的茬。大联盟称总决赛为世界大赛,那么松鼠碰上麻雀后也只能当仁不让地“大战”一番啦。

在我左手边的是来自东区的中央公园麻雀队,在我右手边的是来自西区的哈德逊河松鼠队——

Dinner Time

阅读全文 »

归档: 桔子故事

器材控

2007年09月06日星期四 · 5条评论

[警告!阅读本文可能会浪费您宝贵的时间。] 

今天桔子觉得有必要来更新一下。

选择“器材控”是因为本题开了大概有一个月了,一直赖在我的WordPress草稿簿中没完成,与其留着生小强,不如草草了结。另一个比较猥琐的原因是,我发现我前两周没更新,Google就把我的地址排到原先几个老博客后面去了,而Live则根本就抛弃了桔子(我从来不鸟Ask和Alexa,反正它们也不鸟我),愤怒(雅虎爬虫前两周一直坚持来我这儿,感动啊)。

好,今天来扯扯器材控。不知道“控”的请看这里。 

“佳能上个月下旬发布了40D,这个月有卖了。”桔子说。

“关我鸟事?”另一个桔子说。

“买。”桔子说。

“不好,我要再等等。”另一个桔子说。

——节录自器材控患者奔放的桔子脑电波记录中译本。

器材控可能不是一种病,但对某些强迫症患者来说,是一种心情愉悦时的并发症。从这个角度来看,我们应当祝贺器材控患者,至少他、她或是它在这一刻是愉快的,并且仍然在这一刻,仿佛就跟他、她或是它从来没有强迫症一样,然后同样在这一刻,周遭可以放心地把他、她或是它丢在一边,做自己喜欢的事而不用担心被烦到。 

我们不免要问,为什么会有两个桔子?啊,聪明的你可能注意到只有“桔子”和“另一个桔子”。我没有你聪明,而且我现在已经很冷了,所以我还是认为上面有两只桔子。重复:为什么会有两个桔子?我的直觉是抄记录或是搞翻译的人弄错了,比如好心把“枳”写成了“桔”,或是偷懒将“orangutan”缩成了“orange”。但是我很负责任地说工作人员既没偷懒也没那么好心,因为我就是工作人员。重复:为什么会有两个桔子?嗯,我记得人民网的强国论坛上也有个桔子,然后其他论坛上也有使用本桔名号的现象,所以事实上应该不止两个桔子。但是这里就只有两只桔子而已,因为我就是这两只桔子。重复:为什么会有两个桔子……

阅读全文 »

归档: 桔子故事

八月乡愁

2007年08月13日星期一 · 10条评论

70年前的今天,上海爆发“八·一三”事变,淞沪会战开始。日军大本营意图三个月内灭亡中国,不料遭国军大规模抵抗。上海沦陷后南京保卫战开始,不到半月后南京(当时首都)沦陷,然后便是日军长达6周的南京大屠杀。

38年前的今天,苏军侵入新疆铁列克提,中国边防军数十人遇袭全部牺牲,尸体遭残暴对待。

犹太人到现在都在追还没死的纳粹,日本首相到现在都还要去拜已经死了的战犯,我们中国人已经够宽容了,仅剩的一点记忆一定要留下。

本桔发现下面的两件琐事恰好也发生在8月13日——

3年前的今天,桔子乘坐美航班机自上海浦东出发经东京成田机场中转抵达纽约肯尼迪机场。当天是星期五,也就是说桔子从北京时间的黑色星期五飞到美国东部时间还是黑色星期五,所以在飞机毫无解释地停留在机场跑道一个多小时期间桔子超紧张。

今天,又是农历七月初一,再过半个月就是鬼节。好像我们现在比较熟的都是耶稣的生日啊南瓜节啊情人节啊之类的西洋商业节。建好世界工厂(印度说他们是世界办公室,再说吧),后面得跟上中华文化,否则洋人老觉得筷子、扇子、汉字、饭团之类是日韩的文化,哈拉得不行。

阅读全文 »

归档: 桔子故事

桔子妈妈的便条

2007年02月19日星期一 · 10条评论

上周某一天,桔子发现羽绒服内侧原来还有第二个口袋——穿了两个多月的衣服竟然第一次发现还有第二个口袋……伸手一摸感觉里面有纸条呢。

抽出一看,哇是桔妈给桔子的一封信。

阅读全文 »

归档: 桔子故事

在节日的簇拥下

2007年02月16日星期五 · 3条评论

今天很冷。下完雪,总是特别冷。等雪化了,更冷。

下面是小墙观察的情人节第二天:

“如果每天地铁都像今天那么空,那么我的幸福指数至少会高两个百分点。

“不仅地铁空荡荡的,连公司都空荡荡的。

“而昨天还是热闹非凡,大街和站台上挤满了手捧鲜花的女人。看,情人的保质期不过就一天而已,连24小时都不到。大家都像做了整整一年亏心事一样,在昨天一天里使尽浑身解数去讨好女人。”

小墙现在显然一门心思扑在“器材”上,居然还要我回国给他带胶卷,看来中国的Ansel Adams马上就要诞生了,别忘了先去查一下“serendipity”怎么拼,到时候记者招待会或者写回忆录的时候要用。

阅读全文 »

归档: 桔子故事

情人节的苦难行军

2007年02月14日星期三 · 11条评论

昨晚下了一场大雪,静悄悄……

现在还在下……

如果是暴雪,那桔子肯定死活不去上班了,在家玩Blizzard的游戏算了。可惜MSN说这叫Sleet,于是在积雪和冰雹的呵护下,桔子开始了“苦难行军”——桔子用这四个词很明显是在向“人类21世纪的太阳”、喜爱美酒、裸女和互联网的伟大统帅金正日将军致敬——差点忘了今天是西洋情人节。

早晨,桔子惬意地在温暖的房间内准备停当,透过窗子一看,下雪了耶同志们,哎哟鹅D妈呀超浪漫哟。于是桔子调出120%好心情,把雨伞从包里扔出,喜滋滋地去上班了。

冲上街道,哎哟鹅D妈呀,哎哟鹅D鞋呀,哎哟鹅D头呀……!!在这120%奔放的街道上,桔子差点一屁股坐在一片,哦不,是一堆冰咖啡上。无数可爱地小冰点子搞得桔子满脸满头满身都是不说,还调皮地钻进俺120%温暖的脖子。电光火石间——桔子用这个词很明显是在向香港电视剧致敬——桔子准备掉头回房,就算要上班好歹也拿把伞或者给鞋子套个套儿吧。可是,你知道,桔子很容易被奔放的事物所感染,更何况还有“情人节肾上腺素”的刺激作用(见上一篇)——已经有人猜桔子是第二还是第四了,咳——于是桔子硬着脖子以同样奔放的姿态消失在一片灰白的混沌中……

阅读全文 »

归档: 桔子故事

小王子

2007年02月06日星期二 · 3条评论

2007年2月6日东部时间下午3:07

午后的办公室,桔子从包里翻出昨天收到的圣诞礼物(没错,昨天,可怕的邮政)——《小王子》。啊,如果有人是《小王子》的粉丝请不要鄙视桔子,因为桔子不爱读书。听说是64年前首次出版,然后作者在63年前就离开了。唔,现代化之前的东西桔子都有兴趣,更何况这个作者的生平看上去颇好玩。

翻开第一章,看到最后三节时,桔子已经爱上了“我”——哈“我”的困惑不就是桔子每天D困惑嘛。

打算本周内看完!

阅读全文 »

归档: 桔子故事

生活是虾米

2007年02月05日星期一 · 来抢沙发

今天是寒冷而忙碌的一天,除了纪念九一一挥刀事件外,老天顺带送了个小礼品。

下午办完事路过DR,想晃进去买卡片。哇这个门根本打不开么,风超大的。好,打开了,进去一看俩指甲给折了,还有进一步惨不忍睹的可能。恨到不行。直到回家前还在不停地钩围巾钩大衣钩裤子钩……

饥肠辘辘地准备回家,进了站7号线停开,只好跟着一大群痴男怨女向S线蠕动。这个S线桔子从没坐过,事实也证明桔子的第一选择从来都是最好的。这S简直就是生化危机现场版的工厂么,七绕八弯的坐这么一站。然而今天也算有机会坐一下这辈子可能都不太会去坐的一条线,开心,虽然人流跟僵尸们差不多……

阅读全文 »

归档: 桔子故事

温柔一刀

2007年02月05日星期一 · 2条评论

今天走得急,又挨了一刀。

早上被冷气冻醒——没错,真的是冷气,在2月的纽约啊大哥。赖在已经冷了一半的被窝里不肯出来,最后还是硬着头皮哆哆嗦嗦的爬起,踢了一脚该死的暖气片,看看时间也不早了,滚进洗手间。

于是,又在下巴吃了一刀(哎,我为什么要说“又”呢)。上次的疤唇事件是“九一一”五周年又一个月,今天算啥日子?“九一一”五周年四个月又二十五天?好在这次留下的不是三条线,甚至在看到颜色之前还没啥感觉。这算麻木吗?(“啊,血啊~”“噗咙咚”)

想不到礼拜一除了严寒还有血光之灾,小猪[注一]说得对,我得去趟灵隐。桃花是其次,再挨刀我就成刘胡兰姐姐了。

[注一]:小猪又名小神。

归档: 桔子故事

无理粗男奇遇记(二)

2006年12月12日星期二 · 5条评论

这次的粗男奇遇事件实际上发生在奇遇记第一辑前几个月。

地铁,又是地铁……

不过这次是1号线,而且是周末。

周末意味着乘客们不用“挤”地铁了,除非迟迟不来的班车再度聚集起一群长颈鹿来。这一次真凑巧,桔子又一次挤进了一节车厢。刚欲站稳,忽然感觉自己左脚仿佛正要踩向别人的鞋,赶快缩回来嘴里咕隆了一声“不好意思”,于是路人乙登场了——坐在我面前的一位看报纸女——笑了一下说没关系,继续看报。

车开动了,桔子本来想顺势借着路人乙的报纸看点新闻,可惜努力了半天也才看到一两个标题,于是作罢,摆了一副呆瓜脸开始想今晚吃什么。就在这时,车到一站,粗男二号登场了——一位胡子大叔。粗男二号显然被周末还如此挤得车厢搞得有些不快,奋勇地向桔子这边靠拢——不,其实桔子站的地方并不是什么战略要津,所以很配合地给二号腾了点空间以便他继续寻找合适的空间。于是二号也很配合地一肚子挤定,不动了。于是桔子发现自己现在的姿势骑墙的比瑜伽还瑜伽,腰酸手酸还站不稳。于是桔子郁闷了。

阅读全文 »

归档: 桔子故事

无理粗男奇遇记(一)

2006年12月07日星期四 · 8条评论

帅哥与美女、型男与辣妹、痴汉与怨女、猥男与琐女……生活中总能碰到各种各样充满个性或缺乏个性的人物。有一类人,桔子称其为“无理粗男”,主要特征为在公共场合(这个条件很重要哦)无理——缺乏讲理的能力——以及粗——当然不是说尺寸(想歪的自己掌嘴)而是“粗俗”。桔子近来“有幸”在纽约碰到过三次无理粗男,好在心情却未受影响。

这一篇要讲的是今早桔子搭地铁上班时发生的事。

像往常一样,坐了一站1号线之后,桔子在96街换上了一趟2号线快车。仍然像往常一样,潮水般的候车者涌入已经颇为拥挤的车厢。某黑人耳机书包男(以下称“粗男一号”)不情愿地调整了一下位置,桔子见那边有个扶手,就站了过去,可以感觉到背后仍然很空——粗男一号正好站在桔子身后。

但是,车门还没有关,仍然有人要挤进来。桔子边上一位白人上班族(以下简称“路人甲”)半抱怨半建议地对车门口的人说:“换另一扇门吧……”话音刚落,外面的人奋力一挤,车门合上了。结果桔子被挤得往后挪了一挪。

阅读全文 »

归档: 桔子故事

怀念葱包烩儿(“葱包桧”)

2006年11月25日星期六 · 8条评论

桔子依稀记得上一次吃葱包烩儿差不多是三年前在外婆的小区。然而即使是三年前,这东西也不是天天有的买;这样看来,如果现在回到杭州,怕也难觅其踪。

不知道这种极其简单的食物为什么要取一个这样暧昧的名字——根本就不用“烩”嘛。半根油条配上一根葱裹上一张春卷皮,然后放到架在小炉子上的小平锅中压平,涂上甜面酱或是辣酱,便是半副葱包烩儿了。就是这样简单的食物,每每吸引着小桔子。一旦闻到葱香或是看到街边一个小煤炉,便要拖着哈喇子凑上去,盯着被压得“滋滋”作响的食材,拉着妈妈的手说“我要吃”。

桔子通常要一副才够吃,然后往当中狠命涂辣酱,要不是桔子小,老板可能以为又来一个失恋暴食症病患。也曾有老板心痛地在边上念:“好啦~好啦!辣酱都给你用光了啦~”桔妈在边上笑,桔子继续奋力一涂,然后象征性地涂点甜面酱。

阅读全文 »

归档: 桔子故事

拾烟壳的小桔子

2006年11月21日星期二 · 12条评论

杭州人把烟盒叫成“香烟壳儿”,桔子对香烟虽然没什么好感,但是小学时曾经和小伙伴们热衷于拾香烟壳儿。现在想来,这个“课外活动”超诡异,完全没有时代背景,绝对缺少家庭气氛,以至于当初为什么要和小朋友相约去拾香烟壳儿,桔子现在完全想不起来了。

可能这只是为了收藏,因为小朋友们像邮迷一样对待香烟壳儿;也可能是一种类似洋片儿一样的玩具,因为小朋友们将香烟壳儿折成很细巧的一种样子;也可能是最原始的寻宝冲动,因为淘“香烟壳儿”路上也会上演惊心动魄你死我活的好莱坞大片;较为冠冕的可能则是“增长知识”——如果记住香烟牌子也算获得知识的话,可能这是桔子最浪漫或者说最没有现实意义的一次获得知识历程——更何况桔子现在都不太记得这些牌子了。

第一个跳出桔子记忆的是“飞马”牌,但是很可惜,印象中这个牌子很容易找到,可能这也是印象深刻的原因吧。

小学时还没有双休日,通常是礼拜六下午放假。这个下午通常是桔子和小伙伴闯荡的时间。桔子那时候住的地方属于城乡结合部——但是比现在的大学城要发达多了——有好多学校,有好多工厂(包括用数字命名的工厂),有好多农田,还真是有山(其实没什么山)有水啊。拾一次香烟壳儿就是远一次足,并且需要有“翻”(不管是翻山还是翻墙)和“跑”的本领,真是又刺激又happy。

阅读全文 »

归档: 桔子故事

药店奇遇记

2006年11月17日星期五 · 7条评论

这家药店不是别的,正是在纽约市随处可见、桔子家4条街内就至少有三家店、多的跟中国的肯德基麦当劳店一样的连锁药店Duane Reade。

这家药店的店名读起来非常可爱。听说是用最初成立时所在的街名命名的,那么曼哈顿南部的那两条街名读起来也非常可爱。街名首字母拼起来还是一个DR,真是一家名副其实的药店啊。

然而桔子在纽约的最初一年并没有和这家店有什么亲密接触,甚至在最初的几个月望着店名和标牌而一度以为这是一家玩具店,因为看上去像Toys “R” Us。直到某一次在时代广场一代内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拼命找洗手间——在时代广场没去找洗手间就好象到了北京不去长城一样——时才不顾一切地冲进了一家这样的“玩具店”。虽然最后桔子是在麦当劳排了20分钟队才解决了问题,但是这次“玩具店”之旅仍然没有白费,因为桔子了解了这家“玩具店”不卖玩具但是卖水。

(这还不是“奇遇”,“奇遇”在下面那。)

阅读全文 »

归档: 桔子故事

某少男朋友过生日

2006年11月16日星期四 · 9条评论

脱离“少年”而奔向“青年”行列,不难想象某少男此时心中是如何的小鹿乱撞心潮澎湃志在必得热血沸腾。于是乎,在facebook一气呵成手记一则:

“我要20岁咯!哇噢!

“去年的音乐会在我的生日,今年的音乐会是我少年的最后一天。酷哇!

“有人能跟我说说进入20岁时的感觉吗?啊哈哈哈~(注:此处为桔子翻译,实际上是lol符号。)”

阅读全文 »

归档: 桔子故事

大苹果也有不甜的时候

2006年11月12日星期日 · 7条评论

今天桔子去JFK送别了爸妈回国,心里空落落的。

在Whole Food瞎逛了半天没心思买东西。在Rice Milk(米奶?)货架处呆了3秒,猛地看到一个似曾相识的背影仿佛是桔爸,不禁想起了可爱的桔妈和在机场告别时和爸妈的拥抱。嬉笑怒骂点点滴滴涌上心头。

然而终究还是没有夺眶而出。但是脑子乱糟糟的。

回到空落落但是被桔妈收拾得很整齐的房间,忍不住对所有能勾起点滴记忆的地方一阵狂拍照。终于还是有点忍不住。

小学毕业时,桔子要去住校,也曾想过以后不能每天和爸妈在一起,也曾难过过,但是终究没有什么“忍不住”,有的只是热情;中学毕业去另一个城市读了个大学,似乎再平常不过了没什么好多想;大学毕业跑来美国,机场送别时三个人(其中当然包括自以为长大了的稚嫩的桔子)开开心心;这么多年都过来了,美国的两年半还不是弹弹手指的事情;“想家”这个词几乎不怎么出现在四海为家的桔子脑海中。

阅读全文 »

归档: 桔子故事

奶酪、杂烩和意大利面

2006年11月02日星期四 · 7条评论

之所以把这三样东西放在一起,是因为桔子以前一看它们就没胃口。奶酪?哦,不……奶酪只适合观赏和把玩,类似老人的健身球;气味强烈到要吐,还有心思吃么?杂烩?嗯,可以考虑……可是这黄黄的糊糊令人想起米田共而白白的糊糊又像猪油;桔子宁可喝可乐或者吞油炸可乐自残。意大利面?桔子非枳,不喜食面;况且有限的几次见到别人吃的意大利面也是糊糊状,没兴趣。

生在天朝的一个结果,就是在“食”上有莫名其妙的优越感,不亚于美国人对自己各方面的骄傲感。桔子在美国的第一年除了钻研厨艺就是批判餐馆,俨然一个发达国家的传教士跑到发展中国家指手画脚。当然,这一切之所以可能,全赖桔子蹲的是纽约的Cell。当一年后被发配到北卡农村后,桔子的天朝自尊心彻底崩溃了。随之“食为民天”便为“吃饱就好”乃至“吃了就成”所取代。

因此各位应该不难想象现在桔子对这三样东西喜爱有加的时代背景啦。

阅读全文 »

归档: 桔子故事

在美国,如何取消一项服务

2006年10月18日星期三 · 5条评论

桔子对于美国服务业一直颇为满意。只要脑子里有想法,说出来,就能办得很愉快,当然,得花钱。当然,本桔身为无产一族,在花花世界所能体验的服务也只是皮毛而已。

美国商家熟谙服务业的真谛:只要顾客感觉自己是上帝,就会变得利令智昏,照单全收。男生和女生都有花钱时豪爽的那些瞬间,各位可以比照感受一下。当电话那头真诚地描述着一番使用前后对比的景象时,善于倾听的美国人通常会认可接受(觉得哇太有道理了),而不太爱倾听的有主见的中国人通常也会接受(觉得不接受有点不好意思)。

桔子觉得美国人善于倾听是一种偏见。当然不是所有美国人都愿意理解对方的话并且作出自己的回应。但是有时候美国人确实认真的有点可爱,比如《老友记》里的Joey明明没钱买误拍下来的游艇,但是在Rachel试图说服另一位拍卖者买下游艇的时候,Joey自己被Rachel说服了。很夸张,哈哈。

问题是:有时候我们可能并不需要某项服务。于是咱得取消,不是吗?“You may choose to cancel at any time for any reason.”你看,说得多好。这也是所有顾客当初愿意接受服务的一个下意识因素。

实际上,取消一项服务,是一个不得不说得故事。

阅读全文 »

归档: 桔子故事

飞机撞大楼,又来?

2006年10月11日星期三 · 来抢沙发

这真是一个多事之秋。

下午,桔子歪着疤唇坐在电脑前,突然大楼广播开始响了。从7月份到现在,桔子听过大概三次广播,第一次是火警演习(桔子通过安全道从34楼“走”到地下2层),第二次是哀悼以色列和黎巴嫩今年在交火时打死的联合国人员,第三次是国际和平日哀悼1分钟。

结果这次广播桔子完全没听清楚,尽管广播还重复了一遍(“重复”这两个词我倒是听清楚了,另外还听到“72街”)。但是看大家都悠闲地在那儿各管各的,也不像火警,桔子便没当回事儿。

一个小时后,小珊同学在MSN上说:“飞机又撞大楼了”。

又来??“十·一一”?

阅读全文 »

归档: 桔子故事

疤唇煞星

2006年10月11日星期三 · 有板凳坐

今天桔子起床有点晚,匆匆忙忙地刮着胡子。

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刮完人中之后,顺手往嘴唇——就是胡子下面的上嘴唇——上就是狠命一刀,痛得我不知如何是好。然后血开始乱渗。

跟以往偶尔刮出点血不同,这次是刮在嘴唇上,感觉比刮脸部皮肤要痛,血还渗个没完。桔子我拿水冲了又冲用舌头舔了又添,最后只好带着一包餐巾纸去上班了。路上用餐巾纸捂着嘴。

到单位过了一阵,血终于止住了。桔子去卫生间照了下镜子,唇上三条线,感觉像一个愤怒的爪印……

阅读全文 »

归档: 桔子故事

在笔记本电脑的躯壳里我们能期待些什么?

2006年09月30日星期六 · 来抢沙发

又一个周末来临了!被8:15am的闹铃吵醒后,桔子继续歪着酸酸的脖子睡到了10:15am。嗯,今天的阳光差一点又刺激了桔子准备外出晃悠,但是在刮完胡子之后,桔子准备清洁一下自己的笔记本电脑先。

为什么?因为有快感。

洗完澡、掏完耳朵、剪完指甲、理完发(由于发型太过恶心而晕倒的除外)以及刚拿到新买的东西时,不都很爽吗?这也是桔子(还有别人,例如小墙)经常重装电脑的一个小原因。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器材,是关键!器材,要保养!

桔子首先扒除了屏幕上厚厚的一层说不上是尘土还是灰絮的东西,脑中幻想着清洁完之后焕然一新的屏幕。这些灰尘(啊,还是这个词贴切啊)挺喜欢粘屏幕的,鼓着腮帮子吹都没用。扒完之后,桔子朝清洁布(好像Staples现在不生产了)喷了点清洁液(也是Staples的,便宜),把屏幕擦了个干净。

阅读全文 »

归档: 桔子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