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放的桔子

“红色好吃”苹果果然好吃

奔放的桔子 header image 1

逍遥和乱马谁比较红(上)

2007年06月23日星期六 · 3条评论

李逍遥跟早乙女乱马,一个江湖浪子,一个纯情少男,这两个佧身手非凡、绯闻缠身、型款了得,如果是在艺能界人气肯定要飙到破表,无论什么好男、超女、星光帮、黑涩会、棒棒堂、5566、SHE、183俱乐部统统直接三振。两造背后各有庞大的粉丝军团那是相当的自然,而十多年前本桔——桔子我哈过的人实在不多——亦曾于两军团中凑过热闹流过哈喇子。

男人都好面子,私底下的攀比较劲其实不输女生。虽说小李和小乱一个在我国治理帮派另一个在日本发展,未有机会交手,但是现在都全球化了,两位人才碰面是迟早的事情,而且照现在的形势看,基本上还是会在大中华区发展(亚洲以外的不要去管他们,让他们吃汉堡看肥皂剧就够了)。本桔现在就预测一下谁比较红,不准不要钱,准的话以后就做人市分析师开带状节目赚通告费。

红不红,外形很重要。

一塌糊涂的帅,惊天动地的丑,血肉横飞的酷,或是喜乐憨厚的呆,都OK,哪怕猥琐也要猥的具体、琐得实在。重点是一定要能马上走进别人的梦乡,不管是春梦还是恶梦。小李跟小乱都是练功夫的,身材没得说,该硬的不会软,该八块的不会少一块。真正有的一拼的是两人的相貌。

李逍遥从出生开始在杭州一个依山(十里坡)傍水(搞不好是大运河,因为通苏州)的小村庄待了19年,用脚底板想想也知道,山清水秀的地方出帅哥的几率要大于倭国列岛。当然,几率归几率,例外总归是有的。虽说乱马的把拔玄马长得熊头猫眼,乱马的马麻佳香倒是格外标致(整天抱了把剑穿着和服蹬着木屐走来走去),儿子乱马应该也是个小帅哥。反观逍遥的呆地妈咪长什么样一直未得一见,只有欧巴桑李大婶一名,这一点逍遥吃亏了。另一方面,虽说两人都是大众情圣,但是乱马的女朋友基本上都是小时候的荒唐婚约(玄马是典型的一物多抵之徒)、村规(比如女杰族的珊璞)或是自身的才艺(比如摆平九能小太刀或是天道茜)得来的,而李逍遥除了赵灵儿林月如表面上有父母之命(实际上灵儿是因为年少不经世遭逍遥调戏而月如也是因为逍遥武功比较高)、阿奴欣赏其身手(其实更有可能小公主一个人待闷了找乐子)之外,还有一个青梅竹马的香兰姐(注意,看上去是妹妹,实际上是姐哦)。李逍遥离开小村子前是个整天背着一把木剑挖挖暗道走来走去做白日梦的小混混,又没武功又没钱,而香兰还要给李逍遥做鞋子传秋波搞搞姐弟之类,很明显李逍遥是个大帅哥。此外,灵儿和月如两个妙龄美少女都在24小时内爱上李逍遥并且要嫁给他,这种杀伤力非大帅哥不能拥有。乱马从头到尾基本上都是在打打杀杀中招蜂引蝶,类似逍遥的经验只有变成女乱马(乱子)时迷倒过不成熟少男九能带刀而已。虽说乱子的美似乎能凸现乱马的帅,但是搞到最后还不如追天道茜的人多(有名的除了九能外还有五寸丁猥琐男)。看看乱马的发型表情(辫子除外)跟其他人有雷同感(这点要怪高桥留美子),就知道乱马可能非常帅,但是还没有达到非常非常帅的地步,略输一丁点。

[阅读全文 →]

→ 已有3条评论|归档: 桔子胡扯

不准笑

2007年06月07日星期四 · 7条评论

今天去了趟NYU。

讲的好像跟去旅游一样,实际上已经去了无数次了,不就半小时地铁么。

这一次又看到天上有个小飞机在拉烟。上一次看到的时候好像狂拉GEICO啊什么的,这次就好玩多了,主要是“NO1”、“IOU”、“NOT”、心形之类的。不是我懒得拍,实在是他拉的太慢,拉完后面的前面的都散了。

然后我看到一个告示牌,笑了半天。以前无数次经过居然没注意到这么好笑的牌子,因为它不准我笑。

The Rule

[阅读全文 →]

→ 已有7条评论|归档: 桔子瞎逛

窗外

2007年06月06日星期三 · 2条评论

周末暴雨,今日晴天。呃,好像已经是昨日了。

这个城市有很多扇窗户,闪啊闪的。我的房间也有两扇,不过只有一扇能打开四分之一,是名副其实的铁窗。

人可以一直把自己锁在房子里扮御宅族,却不能总是锁着窗。今天,你开窗了吗?

Outside My Window

[阅读全文 →]

→ 已有2条评论|归档: 桔子瞎逛

艺能界基本三定律

2007年06月05日星期二 · 2条评论

对岸艺能界里头有三条定律,毫无悬念。

艺能第一定律:女生体重基本不超过45公斤。电视上随便来一帮正妹个个有前有后珠圆玉润千沟万壑,从155公分到170公分的都会报自己40到45公斤,其中大部分报称42到44公斤。不知道是用了哪家公司的批量技术可以制造如此“标准”的肉罐头?有理由相信看台湾综艺节目的男生要多于女生,因为男生不是在电视机前YY就是在嫌弃动不动就一不小心把自己压伤的女朋友,女生则不是跑进卫生间称体重就是在砸刚买的秤。如果您恰好是170公分44公斤或是160公分40公斤的女生,您现在可能正对着自己骨瘦如柴的身架子和“坦荡荡”的胸怀发愁吧。要小心哦,别被风刮走了。

推论一:女生年龄基本不超过24岁。女艺人,不论是新人出道、老鸟转型还是过气复出,只会报自己24岁之前的年龄(含)。超过24岁怎么办?两条路,骗人或者闭嘴。放眼艺能界,个个年轻可爱,当然,这里要配合高超的化妆术——我觉得称遮瑕或是易容术更贴切一点。观众每晚睡前洗漱想必要对着自己的眼角纹黑眼圈蹉跎一番,而每日起床又要对着镜子向一张老脸问早。哦,还没说过生日时的郁闷呢。可曾想过这些蹦蹦跳跳装可爱撒娇发嗲的青春熟面孔早已奔三了呢。

推论二:男生身高基本不低于170公分。身高比体重、年龄都要明显,不过女生体重缩水的同时,男生身高也在通胀。除了蔡头、大炳等谐星,基本上男生只有四个身高:170、175、180、185公分,大部分集中在180公分上。该趋势与近年LSAT(法学院入学考试)名校录取线的水涨船高有异曲同工之妙。

[阅读全文 →]

→ 已有2条评论|归档: 桔子胡扯

夏天的味道

2007年06月01日星期五 · 10条评论

昨天去了罗斯福岛。以前找房子的时候才注意到有这么一块地铁图上不是很显眼的地方,后来想说找人去逛逛,但是也想不出这地方有什么好逛的。没去过,所以去看看。

F线是唯一到岛上的地铁,站造的很深,过河的缘故。站在小岛上的感觉就是比曼哈顿强——呃我好像忘了曼哈顿也是一个岛,一个大岛。我就是喜欢小岛,虽然有一种被孤立的感觉,但是很自由。喧嚣的城市看上去很热闹,在路人乙看来有的只是无聊。

Smell the Summer

[阅读全文 →]

→ 已有10条评论|归档: 桔子瞎逛

时代一角

2007年05月31日星期四 · 5条评论

阿甘店的T恤感觉还是价格高了点

不过这块牌匾赞

Sign

[阅读全文 →]

→ 已有5条评论|归档: 桔子瞎逛

大舰巨炮

2007年05月30日星期三 · 4条评论

上个礼拜六又去哈德逊河边看了军舰,上一次去是2年前了,比了比照片的日期发觉日子还蛮接近的,可能每年这个时候都要让坐海监的阿兵哥来纽约放一下风吧。

其实水兵的制服有点娘炮,三五成群的水兵穿着很明显刻意洗熨过的胜雪白衣,走在纽约的街头骚气横流,像Mark Renton一样扫视着过往的路人。你们又不是很帅,本桔一张也没有拍。

其实以“大舰巨炮”为题有些不妥,因为这个词通常是指战列舰,而战列舰在上个世纪就基本被淘汰了。如果硬要牵强附会,那么2年前参观的肯尼迪号航母(CV67)[注一]和这次逛的黄蜂号两栖攻击舰(LHD1)[注二]从排水量上来说成为“大舰”是绰绰有余的了。其实舰大不大、炮巨不巨无所谓,关键是要拉风——按照信乐团的风格就是“死了都要拉风”。

按照这条标准,这次看的黄蜂号让本桔完全提不起2年前的兴致,不要说拍照了——好像有点像现在的唱片市场。既然如此,就来点好歌加精选吧。

这个世界不能没有美女,也不能缺少帅哥型男。

永远的帅哥哥,永远的陆战队

左边的是这次的刺青男,右边的是两年前的眼镜男

Boys

[阅读全文 →]

→ 已有4条评论|归档: 桔子瞎逛

一块钱闯纽约

2007年05月23日星期三 · 5条评论

[友情提示]:经本桔鉴定,这篇胡言乱语超无聊,为了您的健康,请随时关注右上角小叉叉 。

[桔子按]:以下内容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绝无可能。 

带了50美元去纽约跟婉君表妹相亲[注一],结果被婉君她妈放了鸽子,从JFK打车到时代广场[注二]后等了一个上午却没等到婉君她妈,钱包反而被扒了。现在身上只有一块钱,咋办咧?

打电话给婉君她妈先。跑去duane reade把一块钱换成四个钢崩儿,扔一个到公用电话亭里[注三]。拨了n次没人接,收线,拿回那个钢崩儿。好在还有婉君她家地址,不接电话跑你家去还不成么。

不过,婉君表妹住法拉盛,就这么走过去可能还没走到就先挂掉了。一块钱是搭不了地铁[注四],还不如攒起来先。找一个既没有售票亭也没有售票机的地铁入口,类似59街红线或绿线的那种,然后随便在地上捡一张别人扔掉的废卡,等着。有人要出站时装模作样地划卡,“嘀——”。“啊,没钱了,真倒霉啊,这里还没法买票……”(无辜、焦急状,同时插口袋欲掏钱状)等手持30天无限地铁卡[注五]出站(进站的人不会来甩你的[注六])的开心(如果不开心人家才懒得理你)男女来帮忙免费划卡,说声谢谢就进去了,耶。

转车到时代广场7号线站,通告说,今明周末7号线停开,得走E、F及搭公交车。晕,就一块钱,搭什么公交车啊[注七]。法拉盛看来一时半会儿去不了了,搞点吃饭钱先。

[阅读全文 →]

→ 已有5条评论|归档: 桔子胡扯

男人变老的十大征兆

2007年05月15日星期二 · 9条评论

一、银行存款开始增加,或者开始有银行存款,或者开始有此打算;

二、没什么钱,但是已经有一堆投资及消费计划,其中包括置业;

三、对“力不从心”这个词开始有实践认知,所以不再追求数量而转为质量控,当然,仍然是尺寸控;[注一]

四、开始流连药店的维生素货架,仔细研读药瓶上维生素含量并得出最佳组合,若有一天漏服便觉得头晕体虚浑身不适仿佛大限将至;

[阅读全文 →]

→ 已有9条评论|归档: 桔子胡扯

欲罢不能

2007年05月14日星期一 · 2条评论

是的是的,很久没写博了。然后我又开始写了。

然后我决定把博搬到yo2 [更新:请访问http://www.bfdorange.com],国内访问方便,而且是基于WP的,导入导出也很便利。

我以前认为记博客就是由于生活无聊而走颓废路线,现在发现原来不记博客也给人同样效果。翻成英文,这算第22条军规吗?所以倒腾一个不老阁、贩卖一吨古柯碱、加入一个黑社会、入读一所法学院、爱上一个陌生人、跳进一场大赌局、买进一手垃圾股和踏上一叶孤贼船的共同点就是:欲罢不能。这四个字好像听起来很迷幻还带点颓废,实际上我们整天做的基本上就是这件事,所以,就跟吃饭睡觉一样,是件快乐的事情。

附上本桔新博地址:http://bfdorange.yo2.cn [更新:请访问http://www.bfdorange.com]

如果你实在记不住,参考小神记忆法,口诀如下:奔放的桔子,我二,处男。[注一]

常来玩。

[注一]“yo”在西班牙语中乃“我”之意,小神乃西班牙语科班。

→ 已有2条评论|归档: 安民告示

春眠不觉晓

2007年02月23日星期五 · 7条评论

从前天开始,整天都困得不行。从昨天开始,浑身无力不适。桔子就跟一具活死人(陈皮?)差不了多少了。老天看桔子这么可怜,有意让俺每日早点休息,将方圆九十九步之内的无线信号统统挂上锁,上什么破网想都别想。昨天睡了九个钟头,早上还是爬不起,跟九级伤残似的赖在床上从左边滚到右边再滚回来,直起身子后还呆了九十九妙,结果爬上地铁站台已经九点了。

春天来了么?我也要面朝东河,春暖花开(乖乖,我可不要去中央车站卧轨……)。我要养足精神,找一个早晨去林肯中心排队,抽一天去布朗克斯动物园,带上地图去布鲁克林瞎逛,再去一遍修道院看石头,再去九遍河边公园(哦,我是不是等天热了去划那个船?),再去中央公园找木马看鸭子偷拍小朋友。咦,为什么我好像又活过来了?

[阅读全文 →]

→ 已有7条评论|归档: 桔子胡扯

快乐王子和快乐公主

2007年02月22日星期四 · 12条评论

快乐王子流的是眼泪,可是丝瓜的眼睛昨天出血了。

丝瓜说,大概眼里的血丝炸了。校医冷冷地让她“再等几天”“看看视力有没有下降”。无语。医德啊医德。

桔子对着镜子奋力撑开直定定的双眼,血丝爬满了无神的眼珠子。是不是哪一天它们也会炸开,然后变成血流下来?丝瓜表示怀疑——桔子是否该为不会炸开感到高兴呢——理由是在丝瓜看来,桔子乃知足常乐型,不会去对看上去很难实现的东西产生想法——桔子是该为丝瓜的这一印象感到高兴呢还是受宠若惊呢。

快乐王子之所以出现在童话而非报纸的社会新闻版中,除了科学家忙于造火箭造WMD搞干细胞破DNA而暂时无暇破译燕子和雕像之间沟通的语言之外,其实也没有多少人真的会对快乐王子感兴趣。童话是用来骗小孩子的——是的,有时候,说谎的确是大人的专利。“当孩子们长大后发现被骗了,他们会愤怒,可能也会感到委屈,就像我们刚长大时一样,”大人们会说,“但是,他们很快会把这些情绪隐藏起来,因为他们终于可以自如地在孩子身上排遣自己的失落了。”小孩和大人可能都会喜爱那颗裂开的铅心,但是只有小孩会在一堆红宝石蓝宝石中去拣那颗铅心,而大人只会在咖啡馆饭桌上议论一番后心中寻思该挑红宝石还是蓝宝石。

[阅读全文 →]

→ 已有12条评论|归档: 桔子胡扯

桔子妈妈的便条

2007年02月19日星期一 · 10条评论

上周某一天,桔子发现羽绒服内侧原来还有第二个口袋——穿了两个多月的衣服竟然第一次发现还有第二个口袋……伸手一摸感觉里面有纸条呢。

抽出一看,哇是桔妈给桔子的一封信。

[阅读全文 →]

→ 已有10条评论|归档: 桔子故事

在节日的簇拥下

2007年02月16日星期五 · 3条评论

今天很冷。下完雪,总是特别冷。等雪化了,更冷。

下面是小墙观察的情人节第二天:

“如果每天地铁都像今天那么空,那么我的幸福指数至少会高两个百分点。

“不仅地铁空荡荡的,连公司都空荡荡的。

“而昨天还是热闹非凡,大街和站台上挤满了手捧鲜花的女人。看,情人的保质期不过就一天而已,连24小时都不到。大家都像做了整整一年亏心事一样,在昨天一天里使尽浑身解数去讨好女人。”

小墙现在显然一门心思扑在“器材”上,居然还要我回国给他带胶卷,看来中国的Ansel Adams马上就要诞生了,别忘了先去查一下“serendipity”怎么拼,到时候记者招待会或者写回忆录的时候要用。

[阅读全文 →]

→ 已有3条评论|归档: 桔子故事

情人节的苦难行军

2007年02月14日星期三 · 11条评论

昨晚下了一场大雪,静悄悄……

现在还在下……

如果是暴雪,那桔子肯定死活不去上班了,在家玩Blizzard的游戏算了。可惜MSN说这叫Sleet,于是在积雪和冰雹的呵护下,桔子开始了“苦难行军”——桔子用这四个词很明显是在向“人类21世纪的太阳”、喜爱美酒、裸女和互联网的伟大统帅金正日将军致敬——差点忘了今天是西洋情人节。

早晨,桔子惬意地在温暖的房间内准备停当,透过窗子一看,下雪了耶同志们,哎哟鹅D妈呀超浪漫哟。于是桔子调出120%好心情,把雨伞从包里扔出,喜滋滋地去上班了。

冲上街道,哎哟鹅D妈呀,哎哟鹅D鞋呀,哎哟鹅D头呀……!!在这120%奔放的街道上,桔子差点一屁股坐在一片,哦不,是一堆冰咖啡上。无数可爱地小冰点子搞得桔子满脸满头满身都是不说,还调皮地钻进俺120%温暖的脖子。电光火石间——桔子用这个词很明显是在向香港电视剧致敬——桔子准备掉头回房,就算要上班好歹也拿把伞或者给鞋子套个套儿吧。可是,你知道,桔子很容易被奔放的事物所感染,更何况还有“情人节肾上腺素”的刺激作用(见上一篇)——已经有人猜桔子是第二还是第四了,咳——于是桔子硬着脖子以同样奔放的姿态消失在一片灰白的混沌中……

[阅读全文 →]

→ 已有11条评论|归档: 桔子故事

情人节和肾上腺素

2007年02月13日星期二 · 5条评论

一年一度的情人节就在眼前了,除了讨饭的、还没发育的、老态龙钟的,男男女女们又一次在冬日里苏醒过来,仿佛肾上腺素飙到破表的zerglings。啊,要纠正一下,high也就high这么一天,所以更确切的比喻应该是扎了一针Stim Pack的陆战队员,迫切地要在失效之前表现一番。突然之间,空气里开始弥漫一股诡异的气味。

已经有目标的单身汉们开始绞尽脑汁(再苦不能苦了她)、不计成本(再穷不能穷了她)地实施表白计划,反复论证从约见措辞、地点选择、气候影响、财政准备、交通支持、形象设计、表白内容……一系列要点,务求一击即中,乱(意乱情迷之乱)中取胜。

第二集团显然是大批“有苦衷”的暗恋分子。在准备了从Plan A到Plan Z的一套套设想之后,开始坐下来反复论证要不要约她/他,打手机还是发短信还是发email,准备了一个冷笑话以备不时之需。手机捏出了汗,拨了又挂、挂了又拨;突然电话机响了,兴奋到破表,拿起来才发现原来是等着借笔记的同学;一下子蔫了,开始准备写email,写了半天,还是删了。最后决定写一篇伤感的博或者——心情不好嘛——看一堆伤感的博。

[阅读全文 →]

→ 已有5条评论|归档: 桔子胡扯

转两个朋友的博:低潮和选择

2007年02月12日星期一 · 有板凳坐

桔子上周末情绪低落。下面是小神同志的博(节选):

瓶子的低潮和我对漂亮的抓狂
我并不迷信星座,不过我的确认识很多的瓶子,这可算一个巧合,然而这些瓶子在这个瓶子的本命月纷纷陷入低潮期,烦躁,多虑,愁思,不知道是巧合,还是星体引力作祟。说瓶子的低潮,似乎可以想象出大海里漂着一堆各色大小的瓶子,现在一个大浪过去,全部滑向浪的背后谷部,那里水深色暗,落差又使瓶子滑落的非常沮丧,于是闷闷的聚集在一起像垃圾一样沉默,还被一圈肮脏的浮沫包围。如果所有的心情都可以用画面解释,倒也是个不错的事业。但是我又如何,我一只鱼尾的山羊,站在岸边,看到这群苦闷的瓶子在水里,而且他们的星体引力貌似离我也很近,所以我也郁闷了。

我那天坐在傍晚的公车上,脑子里突然出现拥抱朝阳这四个字,但是我已经腐落了,我属于黄昏的厨房和夜晚的狭小的房间,不能挣脱,不能改变。…………

[桔子语:虽然小神说这篇写得很烂,但是桔子看了很有感觉。想想你鱼尾的山羊google出来多漂亮啊,我的瓶子形象怎么看怎么像个正倒痰盂的工友……]

[阅读全文 →]

→ 沙发没了有板凳哦|归档: 桔子胡扯

“有何打算?”

2007年02月11日星期日 · 7条评论

有人问桔子对未来的安排。桔子很mean地闭口不谈。

有时候桔子干脆说“暂无”或者“再说咯”,冷冰冰,干巴巴。

安排当然是有的。熟识桔子的人应该了解。

不过小桔子可没这么mean。以前每当老师问小朋友长大想做什么,桔子总是很乐意讲出自己的想法:解放军叔叔、公车司机、数学老师或是电工等等。小学生通常是无所谓“计划”或是“打算”的,直到小学将要结束时,桔子有了第一个比较具体的计划:去考后来读的中学。然而,桔子差一点没办法去读杭外——事实上差点连考试的名额都不给——桔子那时穷得除了拿第一名之外什么都没有。虽然桔子最后还是考上了,但是数个月的痛苦使桔子开始隐约感觉到原来生活的这个世界和课本上根本相去甚远。也许,老师在问小朋友未来的梦想时自己也言不由衷;也许,老师根本无所谓小朋友们会有怎样的梦想。

[阅读全文 →]

→ 已有7条评论|归档: 桔子胡扯

Serendipity

2007年02月10日星期六 · 来抢沙发

这个词很美。

当初小K姐姐回国趴蹄上桔子认识了一个律师姐姐,MSN就是这个,不由得“哇噢”一下。在小K姐姐和其他前辈们莫名其妙的眼光下,桔子呆呆的说,你看她的名字是这个呢。可是,现场还是被桔子搞冷了……好在是八月的纽约。

认识这个词的过程一点也不美。那是在杜克的一堂课上(忘了!),说到Ansel Adams(这个人桔子之前都不认识)拍下一张奇特的照片时,讲到了这个词。当时正半梦半醒的桔子,突然一下子就醒了,或者说被“哇噢”了。这简直就是个魔咒。

[阅读全文 →]

→ 想抢沙发了吗?|归档: 桔子胡扯

特别的一天

2007年02月08日星期四 · 6条评论

今天是什么日子?哇哈哈哈,今天是两个瓶子的生日。

先祝丝瓜生日快乐!

嗯,我知道,今天还有好多只瓶子过生日,可是我不认识你们呀,所以今天只有桔子跟丝瓜过生日。

其实咧,桔子一直是不过生日D,不过收到礼物实在是一件开心D事情。郑重宣布即日起以后要提早一周意识到自己过生日。

好,这里稍稍转折一下。

昨天晚上累得半死回到家,然后开始觉得饿。然后我知道桔子情绪又低落了。

[阅读全文 →]

→ 已有6条评论|归档: 桔子胡扯

小王子

2007年02月06日星期二 · 3条评论

2007年2月6日东部时间下午3:07

午后的办公室,桔子从包里翻出昨天收到的圣诞礼物(没错,昨天,可怕的邮政)——《小王子》。啊,如果有人是《小王子》的粉丝请不要鄙视桔子,因为桔子不爱读书。听说是64年前首次出版,然后作者在63年前就离开了。唔,现代化之前的东西桔子都有兴趣,更何况这个作者的生平看上去颇好玩。

翻开第一章,看到最后三节时,桔子已经爱上了“我”——哈“我”的困惑不就是桔子每天D困惑嘛。

打算本周内看完!

[阅读全文 →]

→ 已有3条评论|归档: 桔子故事

生活是虾米

2007年02月05日星期一 · 来抢沙发

今天是寒冷而忙碌的一天,除了纪念九一一挥刀事件外,老天顺带送了个小礼品。

下午办完事路过DR,想晃进去买卡片。哇这个门根本打不开么,风超大的。好,打开了,进去一看俩指甲给折了,还有进一步惨不忍睹的可能。恨到不行。直到回家前还在不停地钩围巾钩大衣钩裤子钩……

饥肠辘辘地准备回家,进了站7号线停开,只好跟着一大群痴男怨女向S线蠕动。这个S线桔子从没坐过,事实也证明桔子的第一选择从来都是最好的。这S简直就是生化危机现场版的工厂么,七绕八弯的坐这么一站。然而今天也算有机会坐一下这辈子可能都不太会去坐的一条线,开心,虽然人流跟僵尸们差不多……

[阅读全文 →]

→ 想抢沙发了吗?|归档: 桔子故事

温柔一刀

2007年02月05日星期一 · 2条评论

今天走得急,又挨了一刀。

早上被冷气冻醒——没错,真的是冷气,在2月的纽约啊大哥。赖在已经冷了一半的被窝里不肯出来,最后还是硬着头皮哆哆嗦嗦的爬起,踢了一脚该死的暖气片,看看时间也不早了,滚进洗手间。

于是,又在下巴吃了一刀(哎,我为什么要说“又”呢)。上次的疤唇事件是“九一一”五周年又一个月,今天算啥日子?“九一一”五周年四个月又二十五天?好在这次留下的不是三条线,甚至在看到颜色之前还没啥感觉。这算麻木吗?(“啊,血啊~”“噗咙咚”)

想不到礼拜一除了严寒还有血光之灾,小猪[注一]说得对,我得去趟灵隐。桃花是其次,再挨刀我就成刘胡兰姐姐了。

[注一]:小猪又名小神。

→ 已有2条评论|归档: 桔子故事

玩玩看:你是什么菜

2007年02月02日星期五 · 6条评论

今天小神给桔子发了一个有趣的菜谱游戏。规则如下:

姓氏拼音首字母对应:

B冰 C脆 D冻 F非 G果 H烩 J酱 K烤 L辣 P盘 Q芹 R热 S薯 T甜 W丸 X香 Y盐 Z炸

名第一个字拼音首字母对应:

A面 B粉 C饺 D包 E饼 F鱼 G菜 H糖 J奶 K肉 L米 M肠 N干 P片 Q皮 R饭 S蔬 T子
W蛋 X油 Y豆 Z煮

名第二个字拼音首字母对应(若单名则不考虑):

A丝 B盐 C虾 D水 E椒 F酒 G丸 H蟹 J蛋 K汁 L汤 M酥 N仔 P皮 Q松 R粥 S鸭 T鱼
W干 X莓 Y葱 Z头

[以上源至互联网]

[阅读全文 →]

→ 已有6条评论|归档: 桔子胡扯

桔子归来

2007年01月28日星期日 · 6条评论

是的,荒了一个多月,准确地说是47天。过去的这一个多月好忙——当然不是忙着打牌——忙着动手动脑更多的是动眼。闲暇之余,吃饭四次,打牌三次(含通宵一次),感冒一次。

不过桔子还是归来了。

今天丝瓜说这半年要去跳一学期的肚皮舞烧一学期的玻璃,College真是一个好地方,Liberal Arts College是不是特别有趣呢?肚皮舞倒是没啥兴趣,烧玻璃桔子可是想得狠,想烧一个球出来砸人。啊,如果当年桔子申了美国的UG……不知当下口感如何。

再一次意识到认识一个从来没读过法律的人是多么有意思。

RSS出了点问题,以为几个朋友的博都没更新,跑去一看落了好多。顺道查看了小墙和从未谋面的寿司的好多日记。

[阅读全文 →]

→ 已有6条评论|归档: 桔子胡扯

无理粗男奇遇记(二)

2006年12月12日星期二 · 5条评论

这次的粗男奇遇事件实际上发生在奇遇记第一辑前几个月。

地铁,又是地铁……

不过这次是1号线,而且是周末。

周末意味着乘客们不用“挤”地铁了,除非迟迟不来的班车再度聚集起一群长颈鹿来。这一次真凑巧,桔子又一次挤进了一节车厢。刚欲站稳,忽然感觉自己左脚仿佛正要踩向别人的鞋,赶快缩回来嘴里咕隆了一声“不好意思”,于是路人乙登场了——坐在我面前的一位看报纸女——笑了一下说没关系,继续看报。

车开动了,桔子本来想顺势借着路人乙的报纸看点新闻,可惜努力了半天也才看到一两个标题,于是作罢,摆了一副呆瓜脸开始想今晚吃什么。就在这时,车到一站,粗男二号登场了——一位胡子大叔。粗男二号显然被周末还如此挤得车厢搞得有些不快,奋勇地向桔子这边靠拢——不,其实桔子站的地方并不是什么战略要津,所以很配合地给二号腾了点空间以便他继续寻找合适的空间。于是二号也很配合地一肚子挤定,不动了。于是桔子发现自己现在的姿势骑墙的比瑜伽还瑜伽,腰酸手酸还站不稳。于是桔子郁闷了。

[阅读全文 →]

→ 已有5条评论|归档: 桔子故事

生活质量

2006年12月11日星期一 · 8条评论

“生活质量”(“QOL”)这个词,看上去很实在,实际上虚得慌。跟人的性命一样,这四个字在你眼里可能重于泰山,在我眼里则可能轻如鸿毛。即使如此,越来越多的当代热血青年在拼了老命往法学院扑、往投行挤或是往咨询业跳时,现在都会或多或少地考虑一下“生活质量”的问题。

其实这个问题本来不复杂,就是金钱(请允许桔子鲁莽地直接将物质与金钱划等号了)与精神在天平上怎么摆的问题。可惜天平再精确还是要贪婪的人来操作,于是,争吵便开始了。没有人可以轻易地对金钱说“NO”(这些人例外:文天祥、岳飞、雷锋、刘胡兰、江姐、紫霞仙子……当然,他们都死了),但是谁都不愿意承认自己对精神生活无所追求(这些人例外:已婚者和离异者,当然,他们当中不少生活得很幸福,只不过更放松更坦白罢了)。不难想象,绝大多数人在碰到这样一道选择题时都会选D:

如果菩萨许诺送你新年礼物,你会选择下面哪项:

A 花不完的硬通货

B 一个爱我而我也爱的人

C 不用啦谢谢(我要自己努力)

D 花不完的硬通货和一个爱我而我也爱的人

[阅读全文 →]

→ 已有8条评论|归档: 桔子胡扯

熊猫的传说

2006年12月09日星期六 · 2条评论

熊猫虽说是濒临灭绝的国宝(“是中国的,更是世界的”噢耶),但是物以稀为贵,至少男熊猫不用拼命赚钱还被女人甩,女熊猫也不用嗟叹岁月蹉跎急着相亲。熊宝宝们每天过着竹来张口种来劈腿的幸福生活,却还要作出“老是让我[配种],我要的是爱情”之类的宣示,实在是羡煞城外的桔子。

其实老天也算眷顾桔子,考虑到桔子的情绪,立马赐了一张熊猫脸给桔子尝尝鲜。

上个礼拜基本上都没睡够,每天眼神迷离,只差没乱滴口水。毕竟,当一只桔子并不是像熊猫一样整天躺着就可以竹子吃到饱配种配到老饱嗝打到嗷。正如丝瓜所言,人人都有心事。而心事中大部分又让人烦得可以,所以,即使今早桔子今天贪睡了一会儿——本桔已经不知道啥叫自然醒了——起来发现自己成了熊猫,心中竟有一丝欢喜:耶,好歹我也算国宝!

[阅读全文 →]

→ 已有2条评论|归档: 桔子胡扯